曾几
·南宋·

612篇诗词

曾几(jī)(1084—1166),字吉甫、志甫,自号茶山居士,谥号文清。南宋诗人。曾开弟。初入太学有声,授将仕郎,赐上舍出身。累除校书郎。高宗初历江西、浙西提刑。因兄力斥和议触怒秦桧,同被罢官。居上饶茶山寺七年。桧死,复官,累擢权礼部侍郎。绍兴末,金兵南下,上疏反对乞和。以通奉大夫致仕。卒谥文清。为文纯正雅健,尤工诗。有《经说》、《茶山集》。全宋诗曾几(一○八五~一一六六),字吉甫,其先赣州(今江西赣县)人,徙居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徽宗朝,以兄弼恤恩授将仕郎。试使部优等,赐上舍出身,擢国子正兼钦慈皇后宅教授。迁辟雍博士,除校书郎。历应天少尹。钦宗靖康元年(一一二六),提举淮东茶盐。高宗建炎三年(一一二九),改提举湖北茶盐,徙广西运判,历江西...
  • 三衢道中
    · ·

    曾几

    七言绝句

    梅子黄时日日晴,

    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

    添得黄鹂四五声。

  • 苏秀道中
    · ·

    曾几

    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以苏,喜而有作。

    一夕骄阳转作霖,

    梦回凉冷润衣襟。

    不愁屋漏床床湿,

    且喜溪流岸岸深。

    千里稻花应秀色,

    五更桐叶最佳音。

    无田似我犹欣舞,

    何况田间望岁心。

  • 陈卿又和三首而仲通判亦三作严教授再赋皆有见及语予不可以无言故复次韵
    · ·

    曾几

    官属邃中书,朝班高太府。

    陈卿棹臂去,偃仰一茅宇。

    临池看鱼乐,坐树听鸟语。

    脩竹手所栽,薪萌争上土。

    天开重新运,圣作万物睹。

    会合如风云,吹嘘者龙虎。

    陈卿落闲处,问孰与为伍。

    毛颖传中人,渠侬适成五。

    诗章出咳唾,流派考宗祖。

    仲严更献酬,胸次非小户。

    览观不暇给,烂若花药圃。

    可畏韵险艰,浮梁袅相拄。

  • 喜天游二十一兄至亳社时同叔夏十六兄作
    · ·

    曾几

    登高望南都,雉堞疑可数。

    城中人不见,百里等燕楚。

    我无简书畏,自笑谁缚汝。

    东风送兄来,下马逼三鼓。

    迎门闹儿童,罗拜欣欲舞。

    花枝应亦喜,红幞已微吐。

    聊为文字饮,一洗别离苦。

    别离何足云,千载成仰俯。

    要知静中趣,回视今孰愈。

    焚香默自照,下此一转语。

    铃阁老师兄,当为君去取。

  • 喜得洞霄
    · ·

    曾几

    乞身知才疏,从容荷主圣。

    叫阍如杜宇,不谓天亦听。

    除书入手来,一洗百念静。

    复疑是梦中,惊喜久乃定。

    尚馀折腰米,败我生尘甑。

    要令襟见肘,始与家声称。

    今兹火用事,日永南风竞。

    林下听中兴,姑容老夫病。

  • 陆务观读道书名其斋曰玉笈
    · ·

    曾几

    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盛。

    六经更百代,略不睹疵病。

    瞿聃书角立,亦各谈性命。

    空门甚宏放,果报骇观听。

    是以虽至愚,读者无不敬。

    周时柱下史,设教本清静。

    至今五千言,谈若鼓钟磬。

    虽为二郗谄,秖作二何佞。

    遂令黄冠徒,冷落度晨暝。

    贤哉机云孙,道眼极超胜。

    杀青贝多叶,收贮腹中竟。

    慨然发琅函,窗白棐几净。

    三家一以贯,不事颊舌竞。

    吾皇汉孝文,恭已民自定。

    愿君益沈涵,持以奉仁圣。

    远师曹相国,下视刘子政。

  • 绍兴帅相汤公会五客蓬莱阁登望海亭属某赋诗
    · ·

    曾几

    赫赫会稽郡,潭潭府公居。

    一州胜绝处,毕集于庭除。

    秦望极高秀,千峰散江湖。

    蓬莱为收揽,远近争奔趋。

    溟渤无百里,登临失东隅。

    翚飞卧龙顶,便可窥方壶。

    丞相不独飨,故人盛招呼。

    兵厨列樽俎,宾次罗簪裾。

    杰阁坐褫带,危亭上肩舆。

    耄倪争指似,还见云间无。

    一月明白璧,五星灿连珠。

    鄙夫何足数,愧汗沾霜须。

    客有徐季海,题名数行书。

    怒猊抉石外,筋力颜之徒。

    周老盍命驾,属闻遂悬车。

    何妨行役事,政用儿孙扶。

  • 相马图呈杜勉斋左司
    · ·

    曾几

    造物出万类,贵贱伊谁分。

    圭璋杂瓦砾,世道同疏亲。

    既收大宛种,一扫驽骀群。

    乃观相马图,低首先吟呻。

    千金购死骨,举国无其真。

    生死何太晚,盐车负艰辛。

    悠悠虞阪道,赤日煎红尘。

    行人亦何多,具眼惟孙君。

    一顾不旋踵,价越连城珍。

    谁为绘此像,庸示将来人。

    相马失之瘦,相士失之贫。

    于兹有钜公,数载居沉沦。

    涵养浩然气,轮蹄任纷纭。

    素识太平相,鹗表飞青云。

    紫泥日边下,八座生阳春。

    摅心握文柄,引年启贤门。

    凝睇辨臧否,立志安斯民。

    他时了经济,丹青画麒麟。

    回顾相马者,细务何足云。

    寥寥载千古,二道非同伦。

    相士今何人,少陵身后身。

  • 1
  • 2
  • 3
  • 4
  • 5
  • 6
  • 77
蜀ICP备16012350号-3   |   网站建设:四川云图信息 400-028-0339